blog

“朝生夕死”的区块链企业

《庄子》里有这样的话:“夏虫不以语冰雪”,意思是说给夏天的昆虫谈雪是没办法谈的,因为到不了下雪的时候他们就都死了。巧的是这种智慧的说法英文里也有,叫做Ephemerality,还是密码学上的一个常用概念。我们现在的大多区块链企业都是夏虫。

投资人的热情是有周期的,企业的成败也常常跟这个周期走。但是,与此同时,技术的成熟有自己的周期,区块链的变革是跟因特网一样的技术引起的商业模式变革,不是像团购这样商业模式引起的技术变革,所以它的行业发展必须被技术成熟的周期所制约。投资人如果投资新公链想要成功,不应该关心大家是不是都投了这个那个公链,而是去了解这个那个公链平台所要走的技术路线还有多远。

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技术发展的周期大于投资情绪的周期。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一次重大技术发展花了七八年,其间投资情绪已经冷热了三轮,周期是一比三。从以太坊到现在,我们现在还没有比以太坊更好的平台。现在,我们有很多天才设计师提出很多极富价值的设计,比如Leemon Baird的hashgraph可以极大的提高节点间沟通的效率,从而把节点数已知的共识算法重新带回舞台。比如Mike Hearn在Corda中使用的合约由客户端执行、结果由共识网络验证的设计,把效率提高了几个数量级,又减小了合约攻击平面。比如zkSNARK。这些设计各自在不同的角度改善了区块链,分别做成了自己的公链,但是综合起来,我们面前仍然是以太坊最适用,这些新设计都没有带来技术上周期性的大发展,因为他们彼此都是不兼容的。并非重新写一遍代码就兼容了,也非改一下参数就兼容了—— 这些技术的使用条件互相不兼容,要嫁接不容易。比如Mike Hearn的技术如果直接用到以太坊就会灭了图灵完备性。要是有一个ICO说他们有新公链把这些技术都做到一起,新产生的平台等于所有技术的优点相加,大家还信了,那我说现在有个创业公司把牛头接在马身上,生产出低碳排的新马牛,你信吗?

以太坊是我们手上最好的平台,如果有竞争公链能把EVM的效率提高一倍,以太坊仍然是最好的平台,因为下一代平台得有几个数量级的提高才能令人满意。我们离真正好的公链平台还有几年,如果不走运可能更久。以太坊也有机会升级保持竞争力。现在的以太网上已经可以做一些应用了。虽然客户端技术还很差,但是做为区块链已经可以做不少东西了,很多是过去比特币时候都不敢想的。那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新公链?目前驱动各种竞争公链产生的推力不是技术创新,而是大家愿意相信愿意投资。有买家就有卖家,只要有想买长生不老药的,市场上就有人卖。

会有这样的“冬天”,投资情绪周期变低,而技术发展的下个周期还没到。这时候,这些新公链会怎样?他们往往资金充足,烧钱烧几年没问题,看似可以坚持到下个投资周期,但是这些平台的核心成员们不一定都准备好了过冬,加上ICO是先给钱再办事,手上有钱却没有机制可以确保项目发展,恐怕“朝生夕死”的命运还是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