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解决集成需求才是未来区块链业务的重点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巴勒斯坦中转,机场咖啡店不接受信用卡,要人民币,我手上只有50一张的新加坡元,不管怎样先吃起来了,怎么收场待会儿再说吧。

过去忙澳洲联邦银行区块链项目中我学习到一点,即用户是有集成的需求的。这些产品中不涉密的项目在《澳洲金融回顾》AFR发表而广为人知,大部分涉及如何联接多个环境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现在银行业的竞争是在集成度上,基本的存款业务之上,还可以做信用卡、保险、投资理财、养老金帐户、房贷、质押贷款等等。以用户服务为特色的美国运通,还集成了购买飞机票酒店、约车、连带各种会员服务(如用户免费升级所租轿车)。用户喜欢用一家解决很多问题,不喜欢为每个服务安装一个APP。这其中既有信任的原因,也有使用方便的原因。

信任上,打个比方,Spaceship是澳洲新兴养老金管理公司,其投资回报率领先,但是绝大多数人说“我已经相信了我的银行,不愿意把养老金交给其它公司管理”。

方便上,主要是信任问题的延伸。每个服务商不能直接信任其它服务商,所以用户手上得有一堆用户名密码。这些系统也不交互,我的银行帐户是Macquire,信用卡帐户是美国运通,出门前告诉美国运通我去中东了,结果Macquire发现我在中东用卡把卡暂时锁定了。如果是用同一家银行就没这样的问题。

我再举一个大家都会遇到的例子,信用卡软件上显示有一笔奇怪的消费,但是商家名字似曾相识。钱是我花的吗?还是有人用了我的信用卡?如果信用卡软件能直接告诉我这笔钱买了什么,我就不会困惑了,但是所买物品是在商家的数据库里的,信用卡
公司不知道。商家也没办法直接集成到信用卡公司,因为信用卡公司太多了。

乍一看根本不知道自己消费了什么

这一点不是金融行业独有的问题。

比如你收到电子邮件:知乎上有人回了你的贴子,你要跟贴,一点链接,发现必须登录到知乎的应用上。又比如你订了的机票明明已经取消了,早上5点你的Gmail引发闹钟,说你有一个飞机要赶,还自作多情地告诉你现在离机场有几分钟。比如你人在机场用机场的应用查询航班,人家还要问航班号,航班应用不会自己跳出来提供这个信息,而是要用户再抄一次过去。我在新加坡有时候要用设施,人家系统会说要我去管理处验证我是新加坡居民身份,获得授权码才可以用,然而我手机里有新加坡居民的应用,能证明我身份的信息已经在手机里了,还要拿手机去找人,真是骑驴找驴。

跳转链接,止于要你登录 or 注册

大体上,一切需要凭证、需要关联、授权、转移权利的场合,都是有集成需求的。金融行业痛点明显,所以先着手解决。现在的金融行业,各银行能用APP解决的问题都有相应的App了,解决集成需求才是未来的重点。

欧洲新的金融管理要求所有银行都提供跨行授权功能。这个思路如果用到澳洲,就是使得spaceship这样的小创业公司可以通过澳洲联邦银行这样的大银行的APP为用户提供服务。

但是这个解决思路其实不对,因为这有一个我们计算科学上称为n方减n的问题:为了使n个系统可以共同工作,需要建立n方减n个链接。比如说,像Spaceship这样的资产管理公司连带上管理资产的银行,在澳洲大约有500家。这些人都集成起来为用户提供服务,需要多少次集成?不是500次,而是249500次。这样太多了,所以实际做业务的时候,只做关键集成,即所有资产管理公司都集成到四大行上面。

这样是有一大一小两个问题的。小问题是只有四大行的用户才可以享受集成。大问题是,四大行可以积极合作,也可以消极对待,像门神一样管住了市场入口,这样市场就竞争不起来。

我打个比方,有一批学生去买书,书商只要把书做到书包能装的程度,就可以卖去。市场竞争很激烈。后来来了四个书包公司,他们占了90的市场份额,然后说每一本书必须向他们申请集成证。对于没集成证的书,就算书包容得下,书包也会智能锁住拉链不让书装进去。这样做,用户一进书店就不看书了,专门看书上的兼容证,而书的竞争也不再是内容竞争了,而是谁能拿到四大书包公司的集成证。这就是目前澳洲金融市场的局面。

金融行业这种局面也适用于一些其它行业,但是不是普遍适用的。如今打手机电话,对方不管是不是同一个移动公司的,通常费用是一样的。快递公司也不分中通地址还是圆通地址,你只要有一个地址,哪家快递都可以给你送。使用百度浏览器不会只能浏览百度授权集成的网站,而是只要我党授权的都可以访问,所以这里面的竞争是更激烈更有效率的。这里面是没有n方减n这个问题的。为什么有的市场可以充分竞争,有的市场如金融就不行?

答案是看是不是需要确权。我有美国运通卡,才可以进运通贵宾室访问一些服务。我有联邦银行帐号,才可以访问联邦银行的理财业务(或者其合作伙伴的理财业务)。这里都是有一个属于用户的东西。不管用户有什么资产(会员、存款帐号都算),它都有一个发行方。如果用户可以直接使用某类服务,这种服务的竞争就是激烈的,更为公平的。如果用户必须通过它的发行方才可以使用某类服务,它的竞争就不激烈,就是授权和集成的竞争,而非产品和服务的竞争。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资产的发行方是唯一可以使用这种资产的单位。发行关系和代理(使用)关系是二合一的。这种模式叫代理模式,这是目前技术局限所造成的,不通过代理,用户没有办法使用需要确权的服务。

直到区块链出现。

写到这里,咖啡店老板过来收走了我的50新加坡元,给我找了1000块巴基斯坦国货币。“我去哪儿花?”我问道。“欢迎你以后再来巴基斯坦!”他笑着回答道。

巴基斯坦货币:卢布

(正面为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的头像,反面为巴基斯坦的风景名胜)

近一年市场上有了一套概念,叫币圈和链圈。这两圈还没有交集,一个人不能既属于币圈又属于链圈,就跟有了中国国籍就不能有其它国籍一样。我从2012年就开始投资比特币,近两年在银行从事区块链之后,发现到国内人介绍我“链圈达人”。我是一直挺币,说我“链圈”我觉得奇怪。我觉得如果一定要分,有这么两个圈子。

一个圈子认为商业订购技术。比如快速结帐需要POS机,POS机应声而出,带来IBM的发轫。二战时要算弹道抛物线,带来计算机的誕生。社会经济发展来自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商业模式带来技术发展。这个圈子会谈应该向技术要什么,要来怎么用。银行官僚大体上是这一派人士。IBM做Hyperledger也是这样思考的:一个商业问题等于一个技术方案,解决商业问题技术方案就有价值。HP也是这样,你需要打印,我给你打印机。

一个圈子认为技术推动社会变革,商业模式是结果不是原因。比如因特网把所有结点连接起来,这个项目是什么商业模式,其设计者开始并没有打算。比如HTML技术产生也没有商业模式。比如高速因特网不是为了SalesForce建立的,但是有了它SalesForce才能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又比如如果没有开源运动,单纯用解决问题收费的思路是不可能产生比特币这样的发明的。

这个圈子会指出比特币的发明不是中本聪去访谈了解了用户痛点,发现“用户需要一种并非刷完卡就交易完了,而是刷完卡要再等半个小时的支付方式”,所以才做出比特币来的。比特币是技术,但它解决的是钱的问题,不是技术如何卖钱的问题。技术创新是有自己的经纬的,商业领袖也学不会它。

这两个圈子交集也很少。一个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赚钱的技术专家和一个不知道技术上根本创新的商业领袖在一起很少谈得来,一谈就是空对空。我们区块链充滿了这种空对空的对话。我在澳洲时银行办过一次公开交流活动,有一个银行领导花了几个月仔细研究了比特币,说:“做得太盲目了,中本聪应该去问问银行到底需要什么再去做比特币。”立即就有另一个人站出来说,“银行是过去技术局限性的产物,技术进步了就没有银行了。看看邮局的命运就知道了。”针锋对麦芒,大家都为后面这位鼓掌。

其实两个圈子里都有达人和真知。

就说上面的针锋对麦芒故事。发言的是支付部门的退休老领导,是个为人尊敬的人,我了解他的研究。比如他讲到百万级大额支付才需要第三个签名,以及签完要等需要1周时间以便签名者有机会签了以后反签(签否),大家良心说话,用比特币的人需要不需要这个?是不是没设计进去?(我试过了用比特币脚本做不出来。)他也讲到票款对付:银行是有票款对付的职能的,光做通货不做票款对付根本革不了银行的命,而票款对付是需要做Non-fungible token的,这些中本聪都“忘了设计了”。这个老领导代表了银行也有真知。区块链白皮书很多,美联储也出过一个,大家不知道吧,含金量不错的。

下载链接: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econresdata/feds/2016/files/2016095pap.pdf


我们回归技术来说事。区块链倒底是什么?它的技术本质是记帐方式的变化。这话是真的,但是不明就里的商业领袖会跟着说这样无道理的话:“过去银行记帐,现在区块链记帐,主要是记帐主体变了,看不出技术创新点。”

这话为什么没道理?因为区块链记帐方是无权力的。记帐方既不能拒绝记帐(一般情况)也不能做假帐或大幅度调整进帐次序和时间,所以它不是“信息”,而是“证明”。集成是需要证明的,光靠信息转来转去是不够的。作为一个公网,它没有准入权限的(未来的设计会成为用户可以设置准入权限,更好)。这是一个很好的集成点,以前从来没有过,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

我打一个比方,把上面的逻辑放到场景中。

我现在住在新加坡的“臻苑”,物业给我一个应用,上面写了我的房东是谁,遇到什么情况找谁,停车场要修理我也会收到通知。这就是一个我的Token,证明我有住在“臻苑”的权利。但是它不是区块链Token。后来我想用BBQ设施,物业说它归商用楼管理,需要一个BBQ设备管理网站的用户名和密码。用它可以订BBQ、会议室什么的。这个网站需要房东帮我申请。这一申请就是一周。为什么这么麻烦?

因为居民区和商用楼区不是同一个公司在管。虽然有协议,居民可以使用办公区,但是要走一个确权流程。他们也讨论过两个系统接驳,来个共同登录,但是太复杂了。

如果我的租户Token是一个区块链Token,我就可以直接向第三个单位证明我的租户身份,对方不需要为我开设帐户就可以为我提供服务,也不需要物业开放他们的API。实际上我可以直接用手机里的租户Token启动BBQ机,而不需要BBQ机跟这个那个系统集成。

说出来有点惊人:其实BBQ机甚至不一定需要跟区块链连接。使用SPV证明可以在离线情况下仅靠密码学就达到相当的可靠度,用户可以证明为了获得这个Token世界上已经烧掉了多少电,BBQ机一看吓坏了,说这肯定是真用户,炉子开开烧烤串吧。现在批评比特币烧电浪费的不知道它有多大应用。这种Token概念已经有小范围实施了,被证明很有效率,比如大学校园里通常有SSO,即Single Sing-on的服务。不过这些服务是用前面说的ð²-ð的办法实施的,不是用区块链,所以有集成的极限,一般只有在同一个单位才能集成(比如,大学图书馆和教学楼都是属于同一个大学的)。

我再举一个虚拟一点的例子。我从京东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如果这是一项区块链交易,有交易就有Token。理想情况下,我可以许可信用卡公司访问这个Token,我还可以给出我拥有这个Token的证明。这样,如果笔记本电脑需要退货,信用卡公司可以直接走受理流程,不需要京东“许可”信用卡系统接入他们的系统。如果坏了,保险公司也可以认Token走流程,不需要跟京东集成。

为什么这么牛?因为Token是属于用户的,不是属于京东的。在它上面有可靠的证明,信用卡公司知道是用户跟京东交易产生的,保险公司知道是被保的商品。想想看,凡是想跟用户直接做生意,受集成证烦扰的,现在都可以直接“集成”到用户身上,集成难度很低,跟“信用卡接驳京东”不是一个等级。实际上,在信用卡APP里直接显示买了什么物品、物流现现在哪一站,都可以做到了。

这种做法我给取了个名字,叫用户端集成。这是以前没有过的。聪明的读者会指出如果用区块链,信用卡公司的记帐功能就用不到了。确实是这样,代替它的是用户的智能钱包。这就是我们创业团队在做的事。